主页 > 乐通娱乐官网 >

春运四十年:揭秘中国铁路变迁,记忆中的“咣

发布时间:2018-02-24

齐鲁网济南2月24日讯 每当春运时候,都会勾起许多人乘坐火车出行的记忆,其中火车运行时那“咣当咣当”的声音,也记录了几代人的春节情愫。现如今,我们已很难再听到这种声音,尤其是在高速平稳的高铁列车上,丝毫听不到一点列车运行的声音,那逝去的“咣当咣当”声到底去哪儿呢?今天就让我们一探究竟。

曾晓光,是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的一名钢轨焊接工。他从小就住在铁路旁,火车轧铁轨的“咣当咣当”的声音伴随了他整个童年和少年时光,曾经很讨厌这种声音,总是盼望着有一天这种声音不再出现。上班之后这个梦想真的实现,而且实现这个梦想的就是他和他的工友们。

铁道线上之所以会有这种“咣当咣当”的声音,就是因为以前铺设铁道线的时候,采用的是25米长的钢轨,钢轨和钢轨之间都会有一个接缝,这种接缝会造成列车在轧过接缝的时候会产生咣当的声音,同时也会降低乘客的乘坐舒适性。

可能曾晓光注定要和钢轨打交道。1999年9月,他刚参加工作,铁路就开始了无缝线路的改造。什么叫无缝线路,说白了,就是线路上没有接头,整条铁路线就是一根钢轨。举个例子来说,京沪高铁从北京到上海间没有任何街接头,所谓的“千里京沪一线牵”,而这条线路就是由曾晓光和工友们焊接完成的。

要把一根根标准长100米的钢轨,焊接成无缝长钢轨,并不是件简单的事。每个接头都要经过16道工序,接头的中心温度能达1400多度,就是在这种高温状态下,两根钢轨迅速挤压、定锻,融为一根。

焊接后的接头外观质量也有明确的标准,那就是平直度。什么叫平直度?也就是钢轨最顶面要保持平整,不能有弯曲,像京沪高铁用的钢轨平直度要求控制在0-0.2毫米之间,而0—0.2毫米还没有一根头发丝那么细。

一个接头焊接完成,也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。最后还要经过落锤试验。就是把一个1000公斤的铁锤把它升至5.2米的高空,让它自由落体砸向焊头,这样砸两次,如果两锤不断,这个参数可以批量焊接,如果出现问题,参数就一定要推倒重来,绝对不能含糊。

这里是长钢轨的精加工区,也是钢轨出厂前的最后一道工序。这道工序说白了就是给钢轨做B超,比如说看看里面是不是有灰斑。什么叫灰斑?比如说胶水粘合的两个面,没有粘合的部分就是灰斑。按照标准,灰斑的大小一定要控制在10mm2以内,就像一个绿豆粒这么小,而我们边要控制在8mm2之内。

钢轨上每一个焊头都有唯一的一个编号,通过这个编号就可以找到这个接头的责任人,实行“终身负责制”。钢轨铺到线路上以后,也会出现一些磨损的病害,针对这些使用中产生的磨损还有专门的钢轨打磨车进行打磨,保持钢轨线的平直。平直度越高,列车行驶的声音就越小,旅客乘坐列车的舒适度也就会越高。

在2015年的时候,有一段视频非常火,就是在高铁窗台上竖立硬币的视频,曾晓光说他看了非常激动,这充分说明了高铁的稳定性,这里面有他和工友的一份功劳。这让他感到自豪,同时也为高速发展的中国铁路骄傲。

闪电新闻记者 孙伟 济南报道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