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乐通娱乐手机版 >

纪念|郑重:关于画家吴子玉及其《壮暮翁作画图

发布时间:2017-10-07

广东知名画家吴灏于昨天因病辞世,享年87岁。

吴灏,1930年生于佛山,字子玉,号迟园、迟居士,广东省佛山市人。为岭南书香世家,1954年拜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先生为师,着有《梦帘香阁词》、《吴子玉书画集》、《大笑草堂印存》。因其师谢稚柳先生的原因,吴子玉先生与海上书画收藏界交往颇多,“澎湃新闻·艺术评论”(www.thepaper.cn)特刊发吴子玉先生的老友、知名文化学者郑重今天新撰写的追思文章《悼画家吴子玉》,同时首次刊发吴子玉先生为郑重所绘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长卷及文艺界人士的题跋,以寄哀思。

吴子玉(1930-2017)

悼画家吴子玉

八月六日,清秋佳节后的第三天,恰逢几十年难遇的月亮正圆的时候,岭南画家吴子玉迎着月色走了。

前年秋日,我有广州之行,和子玉兄相见,他虽然气喘乏力,仍然神清气爽,谈兴很浓,互道健康长寿。想不到今年的秋日,他就这样悄悄地离开了。现在把他四十年前所画的《壮暮翁(谢稚柳先生)作画图》公诸“澎湃新闻·艺术评论”,以寄哀思。

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。”四十年的交往,我觉得子玉兄一直奉行孔子的这几句话,无论是道德,操守,绘事活动,处世为人,都是如此,生活在传统之中,我称他为“传统中人”。

吴子玉的祖上为岭南学人、鉴藏大家吴荣光,岳父黄少强为岭南画派之中坚,他受着岭南文化的抚育,但他在艺术上别开生面,独树一帜。早岁钟情于宋人绘画传统,抚摹《清明上河图》,可谓真迹下一等,为世人称道,中岁浸沉于豪放水墨之中,山水法石涛,花卉禽鸟在八大与青藤之间,运思清澈,走笔闲雅,在赐我的花卉禽鸟卷上,其师壮暮翁谢稚柳题诗曰:“冲毫逸气湿烟浮,横扫还如丈八矛,如酹青藤一杯酒,百年旗鼓盍皆收。”其师母陈佩秋老师,为他赐我的花卉卷题署引首“青藤再传”,其画风可见一斑。子玉的女儿吴美美、儿子吴泰,幼承家教,如今都是广东名画家,我称他们为“岭南吴门画派”。

如今都在强调诗、书、画三者为画家所应具有的素养,吴子玉于此三者可谓当之无愧。子玉兄作画时常署“大笑草堂”,吟诗填词时则署之为“梦帘香阁”,艺术性格反差极大。我初识子玉兄还在珠光路的斗室之中。“文革”期间,其夫人自沉于荔湖,仍心怀悼亡之恸,悼亡词写中年哀乐,过目衰瑟,伤离念远,寄真情于哀婉之中,读之令人心荡魂销。他那写粤中山水的小令,得自然之景与自然之趣,平淡天真,大有南宋词人的情致。我曾问及以绘画与填词的反差何以如此,他唯唯否否,不作回答。

子玉兄信赖朋友,也是值得朋友信赖的人,文革期间,他与其师稚柳先生以书信相慰藉,在我撰写《谢稚柳系年录》时,他将所藏其师翰墨百有余札交我携回上海摘抄。1964,张葱玉带领书画鉴定组在广州,子玉随其左右数月。在我为张葱玉作传时,倾情相助,撰写了近千言的资料,并知我所好,写成水墨长卷相赠。

情长纸尽,哀恸无极,写此数语,以示悼念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延伸阅读

关于《壮暮翁作画图》

郑重

吴子玉绘《壮暮翁作画图》

辛酉壬戌间,余奔波于深圳广州采访,壮暮翁(谢稚柳先生)亦南下避寒于羊城。其弟子吴灏子玉相随左右,理纸晕墨着色,余尝抽暇探望。某日见壮暮翁作画,精思运笔,悠然自若,飘然如仙。子玉兄遂作《壮暮翁作画图》,图成赐予携归,封裹珍藏,日久不知所踪,常觅之而不见。壬辰秋,余倚架翻阅池田大作着《我的人学》,重见此图,此书为池田大作签赠壮暮翁者,翁转赠焉,余视为双璧。后余将所用之书数千册赠与母校宿州第二中学,唯此书仍留架上,书在图存,碧空黄泉,余与壮暮翁豫未尽也,丙申岁首余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及子玉兄补题往截玉轩拜谒佩秋老师,右腕骨折未愈,欣然为题并书引首,如此厚待,余何幸焉。今连同好友诸君之题识,付诸志荣兄装池,略书数语,以志前后因缘也。

丙申清秋百里溪郑重

书画家陈佩秋题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所题引首“壮暮遗风”

吴子玉补题《壮暮翁作画图》

书画理论家薛永年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(局部)

谢稚柳之女谢小佩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卷后绘图

书画家江宏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(局部)

书画鉴定家单国霖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

昆曲名家梁谷音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

石建邦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(局部)

陆灏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

顾村言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题跋(局部)

邵仄炯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卷后补绘山水

汤哲明为《壮暮翁作画图》卷后补绘山水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主页